“尊严”重于生命——由“哈佛大学”价值观联想到的

本人今天下午有幸受邀参加了Longwood校区的哈佛大学价值观倡议会议,和哈佛大学教职员工和学生代表一起讨论、探索及定义我们工作集体的核心价值观和原则。本活动的详细介绍可见哈佛大学医学院网页:http://hms.harvard.edu/departments/hms-community-values。现摘录宣言原文及个人翻译(英语水平有限,翻译文采欠佳请大家包涵)供大家分享,具体如下:

Harvard University Value Statement

Harvard University aspires to provide education and scholarship of the highest quality – to advance the frontiers of knowledge and to prepare individuals for life, work, and leadership. Achieving these aims depends on the efforts of thousands of faculty,students, and staff across the University. Some of us make our contribution by engaging directly in teaching, learning ,and research, others of us, by supporting and enabling those core activities in essential ways. Whatever our individual roles, and wherever we work within Harvard, we owe it to one another to uphold certain basic valus of the community. These include:

1.Respect for the rights, differences, and dignity of others.

2.Honesty and Integrity in all dealings.

3.Conscientious pursiut of excellence in one’s work.

4.Accountability for actions and conduct in the workplace.

The more we embrace these values in our daily lives, the more we creat and sustain an environment of trust, cooperation, lively inquiry, and mutual understanding – and advance a commitment to education and scholarship, which all of us share.

哈佛大学的价值宣言

“哈佛大学渴望提供高质量的教育和学术——推进知识前沿化,并为个人的生活、工作和领导力做准备。实现这些目标依赖于全校成千上万的教师、学生和工作人员的努力。其中一些人直接参与教学、学习和研究,另一些人则通过支持和实现那些核心业务这一基本途径做出贡献。无论我们个人处于何种角色,在哈佛大学何处工作,我们受益于这一彼此坚持的社会基本价值观。它们包括:

1.尊重权利、分歧和他人的尊严。

2.诚实正直地做所有事情。

3.工作中执着追求卓越。

4.负责任的对待所有工作场所的行动及行为。

在日常生活中我们越拥抱这些价值观,就越能创造及维持所有人都可以共享的“信任、合作、积极探究和相互理解”的环境,推进对于教育和学术的承诺。”

从此宣言中不难看出,好的学校、团体或机构(如哈佛大学),其价值观的首要标准即是尊重,对人要尊重,对不同意见也要尊重,尤其应该重视一个人的尊严。联想到当今的中国社会的医疗乱象,其实大部分的医务工作者并不缺哈佛大学价值观的2、3、4条。我们大部分人工作勤勤恳恳,任劳任怨;我们力求事事完美,不希望也不容得犯一点点错误;我们责任巨大,不仅可以做到负责任的对待所有工作场所的行动及行为,连不是我们该负的责任我们也被迫勇于担当。但是为什么我们不仅自己活得很累,也没有通过兢兢业业的工作使我们所在的单位成为世界一流的医疗机构?关键就是在于“尊重”二字。医务工作者的劳动不被尊重,是一个长期困扰中国社会的问题。本人闲时爱读史,史书及后世对宋朝的评论常常提到“崖山之后无中国”的感慨。究其原因,就在于宋以后,皇权日益强大,民权日益凋敝。其体现就在于整个民族的奴性不断增加,整个中华民族失去了应有的尊严。到了满清末期,人人自危,做事小心谨慎,都被驯养成了奴才。试想,一群没有尊严的奴才们,怎能挑起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兴盛的重担?所以,亡国理所当然。可以说,一个民族对于人的尊重程度,直接反映了这个民族的文明程度。放眼世界亦是如此,所有对人性尊重的国家与民族,没有发展的不好的。反之,蔑视人的尊严,奴化人的思想的地方,多被贫穷与战乱困扰。医疗改革,在我看来,其它都是假的,第一重要的是把对医务工作者的种种歧视改掉,使医生护士成为合法的人、自由的人、靠自己辛勤劳动过上体面生活的人。因此,社会不应因矛盾激化而拿医院当撒气桶,医院不应以职称和官阶评价医生人格的高低。诊疗收费就应该按照市场规律定价,加班就应该有加班费,会诊就应该有会诊费,急诊就是急诊而不应该由于挂号费低沦为夜门诊,医护人员被威胁伤害就应该由警察出面依法处理,严惩肇事者……

不禁想起上个月参加的另一场讲座,由哈佛大学医学院附属BWH医院人事部的Shapiro医生主讲。在谈到医院管理的核心观念时,她强调“Respect”,就是尊重。她举了个例子,有一个科主任,平时常常对科室人员颐指气使,科里所有人都不喜欢他。虽然该主任是个牛人(在哈佛医学院能当上主任的人,不牛才怪),但是医院经过考虑决定解雇此主任。理由很简单,一个不懂得尊重同事的主任,即使他再牛,不仅不会给医院带来效益,反而会造成损失。也许,在某台手术中,主任的手不经意碰到污染区,但是手下没有人敢提醒他,因为怕挨骂;也许一个医嘱开错了,也不会有医生承认并改正,因为怕挨骂;也许病人病史中的一个细节主任没有注意到,也不会有人站出来补充,因为怕挨骂;也许……也许有很多,结果只有一个,就是病人病情恶化,甚至出医疗事故,最终的结局是医院赔更多的钱。事实也证明如此,所以院方最后毫不犹豫的解雇了此牛人。最后她说:“If we want people to perform at a high level in this challenging enviroment, we have to think of a way for people to feel supported and valued.”(如果我们希望人们可以在一个充满挑战的环境里表现出高水平,就必须想出一个方法使他们感到被支持和有价值。)

写到这里,其实我也累了,希望这一点点文字能唤起一小部分人的一点点理解与同情,希望中国的医改能够越改越好……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