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BWH访学

半年多前,有幸等到国家留学基金委的资助,通过Email自荐,得到了布莱根妇女医院的肿瘤病理科的offer。 些许迷茫,些许期待,些许兴奋,些许惶恐,登上了飞往波士顿的飞机;在芝加哥,首次踏上了美国的领土;望着迥然不同的人群和周围环境,不免由生胆怯和害怕。 经过短暂的停留,转乘jetblue从芝加哥飞往Boston Logan 国际机场; 一下飞机,就见到有实验室秘书安排的同事接机,心中顿觉温暖。
1. 医院展示历史和里程碑的文化墙让我敬意油然而生
第二天,去我所在的实验室; 从BWH 的主入口进入,往右一拐,映入眼帘的是一玻璃书柜,里面陈列着医院或dana farber 出版的书籍,还有一本中文译本;除此之外,还陈列着许多医院获得的各种奖状,奖章;紧接着是一排排写着大量捐款人的透明boards,显示着BWH 深受人们的喜爱和寄予的希望;也是全美接受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拨款最多的机构。沿着楼梯上了二楼, 经过一条并不算长的pikeway,被两旁墙上的一个个整齐排列的poster所吸引。介绍了医院的历史,医院于1975年成立,由Boston Lying-in Hospital(opened 1832),the free hospital for Women(1875), the Peter Bent Brigham Hospital(1913) and the Robert Breck Brigham Hospital(1914)合并而成。拥有多个世界第一: 1923年,Elliot Cutler (1888-1947) 實施了世界首例成功的心血管手術;1926年,William Murphy (1892-1987)、George Minot (1885-1950) 發現肝臟提取物可治癒惡性貧血,共同分享了1934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1954年,整形外科醫生Joseph Edward Murray (1919-) 實施了世界首例器官(腎)移植手術,從而獲得1990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1962年,Peter B. Brigham醫院最早將直流電心臟複律用於治療心房纖顫。是世界最早進行試管內受精(1944年)的醫院。Robert B. Brigham醫院是最早採用可的松治療風濕性關節炎的醫院(1949年)。1973年,世界最早的無創性胎心檢測技術在波士頓婦女醫院誕生。1985年,由BWH心臟科醫生Bernard Lown (1921-) 與蘇聯心臟科醫生Yevgeniy Chazov (1929-) 共同創建的“國際防止核戰爭醫生聯合會”獲得諾-貝-爾-和-平-獎。 附有两张醒目图片【first kidney transplation in1954; first to host a full array of imaging devices for real-time guidance during surgery in 2011】,有趣的是,在二楼的转角处见到1963 time capsule[ A box of hopes and achievements],展示当年首例进行肾脏移植的医疗用品\文件; BWH主导着美国器官移植的历史;1995年,BWH實施了美國的第一例三器官移植,將一個供者的三個器官(雙肺、心臟)分別移植到3位受者。2000年,BWH又實施首次四器官(腎、雙肺、心臟)移植。曾在2004年创造了36小时内完成5台肺移植手术的记录。在二楼的Sharf 历史场上还展示了BWH在国际应急事件(包括二战,地震以及烈性传染病等)的重要救援作用。再往前走,可以看到Peter Bent Brigham的肖像画,在他旁边不远处有许多在各个不同领域有杰出贡献的人物照片,其中包括4位诺贝尔医学奖获得者。目前BWH 在许多医学领域都取得了卓越的成就:BWH妇产科名列全美第二;BWH癌症治疗排名第五,其风湿病治疗排名第五,其肾脏疾病排名第六,其心血管内科和心脏外科排名第九。糖尿病和内分泌排名第九,肺病排名全美第十。消化内科,老年病科,神经内科和神经外科等位列全美前20名。BWH的科研实力令人惊叹,现有科研人员3300多名,科研经费充足,位于美国医院科研经费排名的第二名。让我对该院油然起敬; 并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勇于创新,敢为人先”的精神正是我们所缺乏的和急需加强的。

2. 实验室平等,互尊,互助的师生关系和团队让我倍感轻松
经过保安的check后,我顺利的来到了实验室,由原来接机的instructor领着去见导师, 刚想着怎么当面称呼导师,就听见instuctor直呼导师名字,无任何头衔; 而导师的亲切的一声:How are you,bin? 瞬间消除了我的疑虑,自然的称呼了导师名字;在日后的课题研究中,从选题;定题;预实验以及实验进展;更让我充分感受到导师与学生间平等,尊重,共同思考,讨论和帮助;导师的从病人到实验室的B2B思维让我记忆尤深;定期讨论或lab lunch/meeting,会让每个人展示结果,提出问题,共同讨论;“I don’t think so; I think it is uncorrect; It is not consistence.” 直白的表达,从不掩饰,但也同时提出些许中肯的建议,感觉到真心实意的帮助;充分的话语权, 平等的关系淋淋尽致体现在讨论中,用证据说话,科学论证,而不论学生或导师;不论你的观点正确与否,勤于思考,大胆提出自己的观点,总会被鼓励和有所收获; 每次当我阐述充分的理由辩驳导师时,导师会对我说:you are right;令我信心大增;让我印象深刻的一件事:在我休假的1周返回后(Email not accessable),导师不但和我详细说明了改变实验条件的理由;并同时写了一封详细的Email说明情况;由此,我突然想起我在国内,我曾当个学生,现也是导师,总感觉代沟或隔阂在导师和学生之间,还夹杂着敬畏;感谢这段经历会让我改变!
见了导师后,秘书安排了实验台,电脑,办公桌和衣柜;实验室的co-worker们非常友善,见到我都自我介绍(尽管没记住),特温馨的一件事情,将我的生日记在sheet上;原来每年都为给实验室的每个人过生日;让我提前感受到实验室大家庭的温暖。并问我喜欢吃哪种生日蛋糕,可能是太突然,或许对其没有任何概念,随口说了喜欢吃水果蛋糕(后来证实水果蛋糕确实不错);这些细节都并标注在sheet上;看看我在BWH 实验室度过的第一个难忘的生日, 生日前一天,co-worker就问我喜欢吃何种水果;第二天上午一到实验室,就收到秘书发给各位的邮件:2:15 pm birthday for bin. 下午当我准时到达会议室(临时作为生日庆祝室),发现漂亮的水果蛋糕,另外附加还有我喜欢的蓝莓,和樱桃水果盘;所有的用品也都一一陈列在桌上;秘书接到一coworker打来的电话,说他正在从结束的dana farber会议室往回走; 5分钟后,导师也从繁忙工作中赶来祝福我的生日;整个party持续了近90分钟,尽管大家都很忙;聊起了家常;充满温馨,温暖;这一切都让我感动!那时我在想,这种庆祝生日的方式真好,在科室或小集体中,为每位员工准备的生日蛋糕,不但会感受大家庭的温暖,增加员工之间的交流,沟通;增进彼此之间的感情;增强集体凝聚力;我们医院每年给员工的生日蛋糕让我们在繁忙中感受到集体的温暖。

3. 轻松,自由,不拘泥于形式的学术氛围让我敢于思考
熟悉了实验室的环境,经过了orientation后【培训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关于安全问题对于任何医院和实验室都是首要问题,包括环境的安全、人身安全、医疗安全等,与此相关的被称为“紧急事件代码”制度:红色—火警;灰色—紧急需要安保人员;蓝色—紧急需要医疗救助;绿色—紧急需要专家帮助;白色—炸弹威胁;粉色—婴儿绑架或诱拐;黄色(琥珀色)—灾难应急计划生效,等等。医院随处可以看到相关的宣传。人们随手可以直拨报警电话,而且电话处还写明报警者所处的方位编号,这样即使对医院环境不熟悉的人也能迅速告知发生危险的区域,最大程度地缩短应对时间。同时关于实验室的安全,食物决不能进入实验区,one-glove policy;biohazardous 的处理】;开始进入实验阶段;才发现有非常多不同形式的学术会议,Lab meeting;lab lunch;seminar;postdoc meeting;cancer program;Symposium;poster等;病理科定期每天中午1:00-2:00pm 有讨论会,教学会或presentation,并邀请不同州,不同学校的讲者展示各自的领域,提供合作的机会。讲者非常善于表达;听着善于思考,自由提问,喜于讨论;体现了浓厚的学习交流的互动氛围;记得文宇说的:他们喜欢批判性思维,除了相信上帝外,甚至会对达尔文的进化论提出质疑;思考,提问,交流,讨论,才有创新;但他们对人是诚信的,相信人,信任是根本;似乎这两方面看似矛盾;其实是辩证的统一。让我想起在我们的学生时代,总是提问的学生被认为是出风头,或被填鸭式的塞满或接受;到我作为老师,上课时同学们也不喜欢提问或讨论; 难免我们缺乏良好的表达能力,缺乏创新; 让我深刻的体会到我们之间的差异!

4. 多方位,多层面,广泛深入的合作平台让我大开眼界
BWH位于长木医学区,紧临哈佛医学院和众多医疗、科研机构,包括Joslin糖尿病中心、波士顿儿童医院等。BMH与他们有着紧密的合作。BWH和MGH(麻省总医院)强强联合建立了Partners Healthcare医疗集团,集团中包括社区医院、专科医院和其他一些健康相关的组织,共有雇员54,000名。与一般的医疗集团不同,Partners Healthcare的运营模式不仅是临床病例的转诊与合作,还强调教学和科研。其每年科研经费超过十亿美元,培养出11位诺贝尔奖得主。集团内很多医生除了具有医学博士以外,还有哲学博士、科学硕士或公共卫生硕士等学位,这使得新兴交叉学科更容易得到快速发展。
Partners Healthcare拥有专门的临床信息研究和发展部(CIRD),其中的核心就是电子病历数据库,称为Partners信息系统。该系统从2000年开始有完整的门诊电子病历,现已有近五百万份的患者电子病历资料。该信息系统有着独立的人员和场地,不仅关注临床工作的完成,还就电子病历对医疗工作的影响进行分析,对如何创建更高效和人性化的信息系统提出建议,并发表了很多该领域高质量的论文。
BWH与Dana-Farber癌症研究所共有十余个成人癌症治疗中心,每个中心致力于不同类型的癌症治疗。同一教授可有BWH 和Dana-Farber多个头衔;多个教授可共享一个实验室;或多个教授可共享许多大型仪器等资源;
于2004年,麻省理工和哈佛及其辅助MGH和BWH,及dana farber联手成立的博德研究所(Broad Institute of MIT and Harvard),极其有效的将生物学技术,生物学信息技术,细胞分子学,遗传基因组学,功能学研究及临床资源有机结合,为他们之间提供了更为广泛,更深层的的合作平台和合作领域;主导了转化医学的合作新模式。 每次去Broad institute参加的cancer program都会fresh my thinking,在最后的致谢的powpoint 看到的几乎都是:不同领域的功能研究团队,基础技术团队,信息处理团队,临床医生团队,以及或和其他实验室合作等;感叹信息技术的先进,人类癌症密码的逐步破解以及精美的图片;大大开拓了眼界,增长了见识。非常值得我们借鉴,我们医院有非常多和广泛的病源,也有一些优秀的科研机构;以及很不错的实验设备;临床和科研机构似乎没有交流,都封闭在自己的领域里,难以对疾病有原创性的和本质上的认识。

5. yale, John Hopkins , Cicinnatin University的游学让我流连忘返
在开始了一段时间的实验室工作后,在休闲的几个周末里参观了友人所在的学校,包括康州的yale大学, 马里兰的John Hopkins;Ohio的Cicinnatin大学以及Cicinnatin Children‘s hospital。由于时间短暂,对每所大学了解甚微;除了yale校园古典浪漫的校园环境,哥特式风格的古建筑;以及Hopkins绿树成荫的方形院、古典的乔治亚红砖式建筑外,影像最为深刻的是Cicinnatin University最具特色的教学楼的设计: 教室外伸出有弧形的室内阳台,多个像咖啡屋的座椅;还有许多大小不等的学习室;在一楼的中间大厅有多个像cabin样的多功能房,配有投影仪,电脑及打印机;在两侧有不同规模的讨论室,配有咖啡机;两旁似乎还有休息室和衣帽间;图书馆(包括阅览室,借阅室)就设计在教学楼里;仅邻近教室;教学楼里还有一座非常漂亮的玻璃桥,两旁布满了鲜花和小草;走过桥后,回头可俯视教学楼1楼及2楼的全景;桥的另一侧是餐厅;专门设有学生专用餐厅,只见里面坐满了边学习边就餐的莘莘学子。整洁,安静,舒适,温馨,甚至有些浪漫;让我流连忘返。能让学习成为一种享受,一种舒缓,这是多么幸福的事情!

6. 丰富的课外资源让我翱翔在知识的海洋
来波士顿一段时间后,决定去波士顿走走;波士顿不愧是全美最文明的,文化教育程度最高的城市; 单不说它有像包括Harvard,MIT 等著名学府在内的70多所高等院校;波士顿的图书馆,包括Harvard图书馆,MIT 图书馆,波士顿公共图书馆是举世闻名的;前者是全美最大,藏书最多的图书馆之一;后者是美国最大的城市图书馆,现有藏书超过一千五百万册。以意大利文艺复兴时的建筑风格为基础,中央设计了一个雕塑庭苑,四周是文艺复兴时期的寺院拱廊造型。朝广场的一面设计者采用了16世纪的罗马宫殿的外观设计,看起来宏伟气派。另外在图书馆内还有很多精美的壁画和雕刻。优雅的阅读环境,遍布全波士顿的27个图书馆分管让你没有理由不止步来阅读;而且不但图书馆有极其丰富的书籍资源;一次可以同时免费借阅二十余本书籍;还发挥了图书馆之外的许多功能如各种信息活动的公告来源,以及ESL课程信息等;提供打折的门票或免费的pass卡。丰富的Museum也是波士顿文化的一大特色:MIT ,harvard,美术馆,科学馆,儿童馆及现代艺术博物馆等;不仅可以享受到名人的真迹,以及自然,及科学艺术等,经常有hands-on,免费的音乐会等各种有益身心的活动。难怪波士顿人爱好阅读:随处可见的阅读人;而且大学图书馆的多功能: 非常全的数据库—find it Harvard; Hollis, ask library;international aid;免费的公共课【生物信息科,如何使用pubmed 和Endnote;如何使用genetic browser;如何分析NGS】;并提供各种信息,软件及分析软件【metacore,metadrug,essemble】的入口;多种咨询途径【ask librIan; Email;office phone number】。
两会说:忧虑人们不阅读;我想,能否改善我们的阅读环境,提供多功能的公众服务;医院说:人们不阅读及学习,图书馆小,功能小,医院没有图书馆, 上网要收费,上网速度极慢,工作任务繁重;改善这些,我想大家阅读的积极性会大大提高。
7. 长木转化医学中国计划重新点燃我心中的希望 待续。。。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