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

从来没有这么认真地思考过,关于误人子弟的事情。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老师,以前当有人这么叫我的时候我还觉得惶惶不安,扪心自问,自己对得对不起这个称呼。常常自律,每每讲课,无不要引经据典,查证出处。力求严谨,准确,详实。并积极听取反馈意见。不断改进。从未敢松懈。时间长了,便麻木了,开始欣欣然,然后便泰然受之。近期,有幸作学生坐于台下,对于老师的形象,是否文体相符,讲课方式方法,知识是否老化,是否准确,是否能够因才施教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更是痛恨道听途说,以讹传讹。因我朋友圈多是老师,教授,所以斗胆放上来共勉。

免疫共沉淀 (Co-IP)浅见

一.原理: 免疫共沉淀(Co-Immunoprecipitation)是以抗体和抗原之间的专一性作用为基础的用于研究蛋白质相互作用的经典方法。是确定两种蛋白质在完整细胞内生理性相互作用的有效方法。 其原理是:当细胞在非变性条件下被裂解时,完整细胞内存在的许多蛋白质-蛋白质间的相互作用被保留了下来。如果用蛋白质X的抗体免疫沉淀X,那么与X在体内结合的蛋白质Y也能沉淀下来。目前多用精制的protein A预先结合固化在argarose的beads上,使之与含有抗原的溶液及抗体反应后,beads上的protein A就能吸附抗原达到精制的目的。 这种方法常用于测定两种目标蛋白质是否在体内结合;也可用于确定一种特定蛋白质的新的作用搭档。 其优点为: (1)相互作用的蛋白质都是经翻译后修饰的,处于天然状态; (2)蛋白的相互作用是在自然状态下进行的,可以避免人为的影响; (3)可以分离得到天然状态的相互作用蛋白复合物。 缺点为: (1)可能检测不到低亲和力和瞬间的蛋白质-蛋白质相互作用; (2)两种蛋白质的结合可能不是直接结合,而可能有第三者在中间起桥梁作用; (3)必须在实验前预测目的蛋白是什么,以选择最后检测的抗体,所以若预测不正确,实验就得不到结果,方法本身具有冒险性。 二.实验步骤及注意事项: 悬浮细胞: 准备工作:预冷PBS(加蛋白酶抑制剂和磷酸酶抑制剂),Lysis(NP40) buffer,Washing buffer,RNase-free EP管(盖子紧些); 1. 离心收细胞(800rpm,10min)。(细胞数量大于1*107) 用预冷的PBS洗涤细胞两遍,(3000rcf,6min),最后一遍把上清倒掉,甩一下,用小一号枪吸去多余的PBS,留少许,用手把细胞团块弹匀;加500ul的裂解buffer,用手弹一下,震匀;(用枪吹匀即可) 2. 取剩冰的小容器(玻璃杯等),将EP管放入其中(有冰),放到摇床上90rpm/min以上摇30min;(摇床转速适当大点,以使液体摇晃起来); 3. 12000g 15min, 4℃,离心; 4. 用中号枪头小心取上清于另一新EP管中; 5. Pre-clear:加入protein-A/G beads 20ul,和1 ug normal rabbit IgG进行pre-clear;缠上封口膜; 4℃转盘上1h;(转速宜小) 6. 2000rpm/min 3mins离心,将上清小心吸取到另一新EP管中。取2ul 进行正常BCA蛋白定量。 7. 根据蛋白浓度,用wash buffer(含蛋白酶抑制剂)将蛋白浓度稀释到1ug/ul,取11ul作为INPUT(根据稀释倍数计算出是百分之几的INPUT),放-20℃备用。 8. 另外,将稀释好的蛋白平均分到两个EP管中,一个加目的抗体(1-2ug) ,另一管加同种的IgG (1-2ug) , 4℃转盘中过夜。 9. 第二天早上过来加proteinG-beads(20ul)/管,黄枪头尖剪开,4℃转盘中6h;(转速宜低)。[…]

患者的安全也是医生的安全!

有幸能到BWH手术室参观,受益匪浅,有很多值得学习的地方。每个手术室均有两块白板,其中一块有固定的表格,每一行前边部分已固定地写上了手术人员的身份信息,如Anesthetist, Attending, Fellow, Scrub Nurse等等。每个人员进入手术室后在相应的位置写上自己的名字,这样任何人都可以轻易的叫出其他人的名字。这样做,一方面可以减少新进人员的陌生感,很快融入到工作的氛围中;另一方面鼓励所有人,包括进入手术室参观的人员,在发现问题后直接与相应的人员进行沟通,以减少出错的机会。如果将前面讲的白板比作演员表的话,另一块白板则可称为故事背景简介板。该白板主要用于Fellow将患者的相关重要信息简略的书写在上边,包括患者的身份资料、诊断、计划手术方式、特殊病史、特殊用药、主要辅助检查的结果、大致的手术流程等。书写的同时就可以起到再次核实术前检查是否完善,结果有无异常的作用,若有异常发现可在麻醉开始前得到弥补或纠正。其他人员也可通过白板信息快速了解患者的基本信息。 两块小小的白板准备起来很简单,实际操作也不花费多少精力,但却是保障患者安全的重要环节之一。与患者信息核查相配合,使患者在手术室期间的安全得到有效的保障。患者安全的重要性怎么强调都不为过,患者安全了,才可能达到我们治病救人的目的。同时在现在国内医疗环境不是太好的背景下,患者的安全也是医生的安全!

新英格兰杂志–几步之遥?

新英格兰杂志—单单说起这个名字,伴随而来的可能就是很多个“wow”。虽然不是每个人都能说起杂志的长处在哪里,历史有多久远,具体的impact factor有多高,但是只知道它绝对属于科学杂志的贵族。一言以蔽之,遥不可及! 三生有幸,我们有生之年竟然跟她只有“一步之遥”。作为隆重打造的loogwood的第四期的开山之作,长木项目的组织者们力邀新英格兰杂志的执行主编Edward医学博士给大家徐徐地解开了新英格兰杂志的神秘的面纱。Edward颇有绅士丰富而幽默的讲解,让广大国内外学者了解了新英格兰杂志的前世今生,如何组织审稿、定稿,关注哪些领域,有怎样的稿件内容和格式的要求等等。 其中,他提到了来自中国的入选稿件量目前已经位居第二,仅次于美国。但是我们仍然注意到,从入选篇数上中国的稿件几乎为美国来源稿件量的1/3,尚有较大的差距。同时,作为权威的科学期刊,新英格兰更多的面对的数量众多的医学工作者,既非非常具体深入的某一个基础研究领域的研究人员,也非没有医学背景的普通受众,因此,大规模的人群研究,小规模的人群研究,还有罕见病例的报道成为他们特别感兴趣的部分。当然,严谨无瑕疵的研究设计,恰当有效的统计方法也是重要组成部分。 当观众问起杂志对怎样的中国研究更有兴趣时,Edward表示他们没有偏倚,只要是符合杂志要求的,高水平的,原创的可能都适合。 的确,好的杂志不会出命题作文,正所谓“博彩天下之长,为我所用”。这也正是越来越多的中国研究人员愿意去“试投”的原因。因为我们不缺乏研究资源和对象,可能尚有不足的是研究的idea、method以及quality control。从这层意义上讲,中国研究人员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是,即便如此,只有不断的有人前赴后继的去“试错”,才能“积跬步以致千里”,终将我们与新英格兰等顶级杂志的距离越缩越短! —–写在羊年伊始,既作纪念也自勉!

转化医学的新应用领域

转化医学的新应用领域 当apple和医疗更加紧密结合时 和所有的“果粉”一样,每年的Apple发布会都十分期待,3月10号的发布会另外印象最深刻的不是新版的Mac,不是万众瞩目的Apple Watch,而是医疗应用ResearchKit,这可能与自己是一名医生有关吧,发布会上另外让我兴奋的是当看到首批与苹果ResearchKit合作的15家机构中出现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时,要知道另外参与合作的机构均为全球顶尖医院和研究机构,例如麻省总医院、丹娜法伯癌症研究中心,可以想象的出当最新的科技与临床研究的合作越来越多时,在庞大的人口基数与智能手机的用户的基础上进行的大样本量的研究对象参与,可以方便快捷的的收集患者的数据,这些数据将会为医疗工作者带来大量有价值的参考,就像在全球的医护人员之间建立起了一个可共享的病历数据库。 在BWH学习期间我有幸参加了Brigham Innovation Hub Idea Lab的举办的“New Apple HealthKit Innovations”的活动,能够把最新的科技和医疗临床应用结合起来更好的为患者服务,我想说“创新合作无处不在”,apple真的已经进入了医疗领域,开辟了转化医学的新领域。活动中Adam Landman医生分享了一些惊人的数字:每年美国大概花费28000亿美元用于医疗保健,高达98000的医生死亡病人是由于可以预防的医疗差错产生的,而成年人中每年仅有50%接收医院的照顾建议。有另外一个惊人的数字700万美元,想象一下apple销售出了多少部iPhone手机,而这些设备中的每一个都有有着更好的帮助改善医疗保健服务,降低医疗成分的潜在价值。 来自apple医疗的研发团队和来自全球在BWH访学的医生学者及BWH的医生大约50人齐聚一堂,集思广益,探讨如何利用iPhone的技术来改善病人护理和医疗保健服务的创新方式。苹果的HealthKit研发团队介绍了apple近3年来 与全球顶级医院及研究机构所开展的一系列合作,如何让患者选择并使用,如何与加入与他们的医生分享自己的的健康数据的保健应用程序。例如患者可以记录的关键指标,如血糖水平和血压本身。新的传感器和装置用于自动地记录度量正在开发中。无论哪一种APP应用都可以方便快捷的收集患者有用的信息,所有的数据可以被发送到一个中央储存库,提供给与患者的医师共享。虽然目前苹果已经拥有超过100万个可利用iPhone应用程序,但苹果仍一直在寻找新的思路和创新。这些不仅需要强大的科技支持,更需要医院和医生的参与,例如一些解决方案,提出建立包括使用由陀螺仪和HR传感器,苹果观察,预测或检测癫痫收集的数据的算法;使用Apple ID作为一个“握手”为患者和医护人员记录、跟踪取消等,可以实时连接病人的家庭医生的通信系统。上述这些都是医院和apple相互合作创新的结果,也许这也是医学与科技的另一种转化医学的新应用领域。真心期待国内医院也能够逐步与apple开展类似的合作,例如阜外心血管病医院的心脏外科,华山医院的神经外科,上海瑞金医院的血液疾病,北大三院的运动医学…………希望这个转化医学的新领域蓬勃发展,更好的为患者服务,为人类的文明服务。

我在BWH访学

半年多前,有幸等到国家留学基金委的资助,通过Email自荐,得到了布莱根妇女医院的肿瘤病理科的offer。 些许迷茫,些许期待,些许兴奋,些许惶恐,登上了飞往波士顿的飞机;在芝加哥,首次踏上了美国的领土;望着迥然不同的人群和周围环境,不免由生胆怯和害怕。 经过短暂的停留,转乘jetblue从芝加哥飞往Boston Logan 国际机场; 一下飞机,就见到有实验室秘书安排的同事接机,心中顿觉温暖。 1. 医院展示历史和里程碑的文化墙让我敬意油然而生 第二天,去我所在的实验室; 从BWH 的主入口进入,往右一拐,映入眼帘的是一玻璃书柜,里面陈列着医院或dana farber 出版的书籍,还有一本中文译本;除此之外,还陈列着许多医院获得的各种奖状,奖章;紧接着是一排排写着大量捐款人的透明boards,显示着BWH 深受人们的喜爱和寄予的希望;也是全美接受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拨款最多的机构。沿着楼梯上了二楼, 经过一条并不算长的pikeway,被两旁墙上的一个个整齐排列的poster所吸引。介绍了医院的历史,医院于1975年成立,由Boston Lying-in Hospital(opened 1832),the free hospital for Women(1875), the Peter Bent Brigham Hospital(1913) and the Robert Breck Brigham Hospital(1914)合并而成。拥有多个世界第一: 1923年,Elliot Cutler (1888-1947) 實施了世界首例成功的心血管手術;1926年,William Murphy (1892-1987)、George Minot (1885-1950) 發現肝臟提取物可治癒惡性貧血,共同分享了1934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1954年,整形外科醫生Joseph Edward Murray (1919-) 實施了世界首例器官(腎)移植手術,從而獲得1990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1962年,Peter B. Brigham醫院最早將直流電心臟複律用於治療心房纖顫。是世界最早進行試管內受精(1944年)的醫院。Robert B. Brigham醫院是最早採用可的松治療風濕性關節炎的醫院(1949年)。1973年,世界最早的無創性胎心檢測技術在波士頓婦女醫院誕生。1985年,由BWH心臟科醫生Bernard Lown (1921-) 與蘇聯心臟科醫生Yevgeniy Chazov (1929-)[…]

“尊严”重于生命——由“哈佛大学”价值观联想到的

本人今天下午有幸受邀参加了Longwood校区的哈佛大学价值观倡议会议,和哈佛大学教职员工和学生代表一起讨论、探索及定义我们工作集体的核心价值观和原则。本活动的详细介绍可见哈佛大学医学院网页:http://hms.harvard.edu/departments/hms-community-values。现摘录宣言原文及个人翻译(英语水平有限,翻译文采欠佳请大家包涵)供大家分享,具体如下: Harvard University Value Statement Harvard University aspires to provide education and scholarship of the highest quality – to advance the frontiers of knowledge and to prepare individuals for life, work, and leadership. Achieving these aims depends on the efforts of thousands of faculty,students, and staff across the University. Some of us make our contribution[…]